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一次偶然的离别
发布时间:2021-08-26        张琦      

假期结束,准备回单位上班。又是一个下雨天,我从床上起来,打开行李箱,随意往里面丢着衣服。因为体积有些超标,我吃力地把它扣上。抬起头,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母亲。

“哪有你这样放衣服的。”说着母亲弯下身子,重新打开行李箱。她把我的衣服一件件从箱子放回床上,慢慢沿着衣服缝对折再对折,重新放回行李箱,轻轻一盖,很容易就扣上了。

我走上前撒娇道:“妈妈不愧是妈妈。”“你接着收拾,我去做早饭。”等我收拾完毕走出卧室门,餐桌上已摆好早餐。

母亲也换好了衣裳,说吃完饭她送我去机场。

吃罢早饭,和母亲走出小区。坐上出租车,开始望向窗外。雨水在车窗上结起了雾,我用手指在上面乱画,城市的形状渐渐显现出来。这个时辰,雾气朦胧,没有什么闲人。一个穿小黄鸭雨衣的女孩,坐在电动车后座,躲在母亲的雨衣下面。突然想起,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的,母亲总能带给我足够的安全感。

机场上来往的人很多,准备进去前,我上前抱了抱母亲,说了声:“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哟。”她嘴角一直咧着,眼神也带着笑意,同我挥了挥手,说“路上小心”,便把行李箱交给了我。

过安检上二楼,电梯上,我环顾四周,突然发现,母亲还站在那儿,见我回头看她,她又笑起来,还是刚刚那个微笑。

电梯缓慢往上升,视线中,母亲的身影越发模糊,她好像又向我挥手。

突然想起龙应台的《目送》:“我一直在等候,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。但是他没有,一次都没有。”

从上大学开始,母亲不知多少次目送我离家。而我,从和她告别那刻起,便没有再回头看她是否还在那里,是否已离开。

而这一次偶然的离别,却使我恍然明白,我用一生和她告别,她却用一生对我说着“路上小心”。

上一条:又见桂花开 下一条:喜秋

强奸乱伦少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