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蝉鸣叫不醒的夏天
发布时间:2021-08-30        张琦      

小的时候,每至夏夜,邻居都会心照不宣地来屋前闲话家常,这似乎成为他们晚饭后必备的一项活动。

虽然,比起在外边喂蚊子,我更喜欢窝在屋里看热播的《围棋少年》。

但是,不论我怎么推辞,仍抵不过爷爷的耐心相劝。出门时,我心里暗叹:唉,姜还是老的辣。看见我出来,那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便拿我打趣:“哟,你终于舍得出来了,还是你爷爷叫你管用,你奶奶就不行。”我沉默无言,不用转头看,就知道奶奶又给我白眼了,这也算一种心有灵犀吧。

奶奶开玩笑说:“那可不是,爷爷是亲的,我又不是。”一群人轰然大笑。我默默地和爷爷坐在角落,避免成为他们聊天的对象。

夏夜有些闷热,连屋外的石凳都有些暖意,却让人舒服。我和爷爷坐在石凳上,我的诺基亚里放着各种老歌。爷爷一只手托着我的手,放在膝盖上,另一只手随着老歌的节奏轻轻拍打我的手背,嘴里还喃喃地唱着“洪湖水呀,浪呀么浪打浪啊。”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并不突兀。

天上的星明明灭灭,远处的山像一笔被抹在深蓝画纸上的浓墨,轮廓模糊,隐约可见,附近的养牛场还亮着昏黄的灯光,主人家的大狼狗的叫声从远处传来。以前和奶奶总能见到那条大狼狗,不喜生人,冲着我们直叫,我很害怕。可是,夜色中,我却觉得这叫声多了几分亲切。

偶尔有大卡车从门前柏油马路经过,轰轰隆隆,带起灰尘,好像在高调地宣告他们是来自远方的“客人”。但是人们已经习惯了,并不恼火,手在面前挥了挥,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藏在草丛里的蝉鸣不停歇,卡车的声音远去,老歌又换了一首,大家和和气气的交谈声,构成了独属于我的夏日记忆。那隐藏在角落里的点点滴滴都洋溢着温暖与感动。

可记忆终是记忆,再也回不去了。随着年龄渐长,老家换了模样,我又去了外地读书和工作。那些记忆中的哥哥姐姐、叔叔阿姨、爷爷奶奶,终成了我生命里的过客。

我开始怀念那些夏天,怀念那些夏天里的蝉鸣、卡车声、那些可爱的人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少看几集《围棋少年》,多和那些人坐在一起,尽管我融入不了他们的对话。

我希望,那是个蝉鸣永远叫不醒的夏天。

上一条:矿嫂家书里的温情 下一条:又见桂花开

强奸乱伦少妇